您当前位置:婺源自助游 >> 婺源故事 >> 婺源游记 >> 浏览文章

深山石镇源

深山石镇源20127873062517

作者:秋痕2015-12-24 17:48:54 文章被浏览: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

  石镇源村完全将自己藏在了一处洼地里,这处洼地又藏在婺源东部的层层大山中。

  村庄出山有三条道路,一条往西南至段莘阆山,一条南向至半山基田,一条朝北至桃源青石。至阆山和基田方向,须翻越两道高高的山梁,至桃源青石则有一道浓密的林子挡住了人们的目光。而阆山也好,基田也好,桃源也好,都是婺源东北角的偏僻山旮旯。外来入山的,全想不到这静悄悄的山间,藏着一座水上石上的村庄。而从前山居的人们,却暗自得意于这里的隐秘,平淡的日子在潺潺水流间不知不觉地淌过了几百年。

  我们是穿过密林进入村庄的。从铺天匝地的绿阴里钻出,眼前一切豁然开朗,远山,水流,村庄,仿佛都是经了密林的层层过滤,从容、恬静、幽然,一下子便吸住了探访者的目光。而迎面而来的村景更象文章起首的点题:几座墙体斑驳的老宅,直式排序朝着村外,几条古巷正对着我们这些初来乍到者,每幢老宅都是高高的麻石墙基,泛着经年的黑青色的苔痕。

  石镇源奇就奇在它的石头。村庄原来叫镇源,后来才改作石镇源。很快,你就发现了改名的缘由了。水口林上的清溪中,横列一方形巨石,如鳌头入海,镇住了一往而前急于出山的溪流。巨石之上,是高耸的绝壁,如利斧砍削,依其吻合的形状,河中巨石应是崩落的山崖,镇流而卧的巨石裸面上的苔痕,说着的已不知是何年何代的事情了。这还不算,溯流而上,宽宽的河道中,满是不知从哪里崩落而来滚溜而下的大圆石,将河流断成数处奔泄的瀑布、急流和沉潜的深潭。村里的人把这种情景形容为“石头赶集”,而始迁时期,河中的赶集的石头一定还会多得多。而村庄隔河相对的山头,也散落着些许人家,大块大块的裸石上,晒满了各种干菜。山头而下,是一道内陷的暗崖,与地面留出一米来高的空间,深及丈许,里面因终日滴落的清泉而滋养了无数绿油油的杂草,草叶上泛着清泉的亮光。有如许巨石镇定和涵养着的源流,一定藏匿着说不完的旧事。

  石镇源好就好在它的水。涧水沿着四围高山跌落,汇成了一条长长的溪流,最精彩的水流奔涌在奇特的河床里。村口的那道乱石摆阵之上,河道完全是另一番样子,滚落的圆石仿佛都朝下游赶集去了,取而代之的是跌宕的河床,似是这苍茫的大山沟不知何时被这条河道揭掉了一件绿色的衣衫,裸露出细腻光洁的肤色肌理,蜿蜒回环的身段。河床是麻石,呈微黄色,因为只有河床,水中绝无沉石、细沙、泥土,河水在这里获得了空前的自由,有时象是一块柔软的丝绸,紧贴着河床不声不响地滑落;有时象是冲出峡口的瀑布,从相对突起的两峰之间轰然砸下,任白沫从涧底缓缓泛起; 有时在一处深潭内不断地打着漩涡,迟迟不肯远去。无水的河床石洁净得很,站着、坐着、躺着,均是惬意的自由。一河的雪浪,一村的喧哗,让我想起童年夏日的阳光里村前小河澡浴的情形,只要不怕微冷,只要不惧急流,这浅处明亮深处微绿的溪水中,一定能寻觅出无穷的夏趣。沿河凿有几十口流水鱼池,均只蓄养数尾鱼儿,有红鲤,有草鱼,在池中鱼草的掩饰下自由嬉戏。涌动的溪流上,浮着几羽白鹅,情意缱绻,自得其乐,与村庄与山色与水声各显神韵。

  石镇源妙就妙在村落依山排序,临水而建。既是一座山村,又是一座水城。我们隔溪遥望,山南溪北,古老的村落如潜龙般安详地静卧着,房屋依山就势,临水建埠,高低错落,老屋夹着新第。临河几间木楼,小小的,黑黑的,缩在近年新建的房屋之间,一脸的萧瑟委曲,许是记录着石镇源往昔的岁月,死活不肯离去。几幢房屋窗子临河而开,日日夜夜倾听着清溪的耳语。几家门前伸出的谷浪架在水面之上,此时空无一物。从屋前凿开麻石,步下数级台阶便是溪中方形的跳步,大山、清流、人家,在这里融为一体。这情景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去过的湘西名城凤凰,也是水绕城池,也是房屋临河而建,也是面河开窗,只不过这儿气势小了许多,也少了吊脚楼给人的奇特和温暖,但眼前的村庄更为古朴清纯,藉藉无名的岁月里,葆有一份让人感怀的遗世独立。

  过河无桥,只有水中数蹲跳步。走进了对面的村落中,便觉得这好山好水好石赏给石镇源的并不全是好脸色——在很长的一段路途里,只能小心翼翼地安排一间小屋面河独立,而屋顶之上正是高耸的山崖,颇有北宋画家范宽笔下山峦的突兀而压抑,有时候只是一段台阶粘着一畦菜地,成了村庄若断若续的虚线。村庄贴着河流狭窄而向下地排序,曲曲折折的道路全用条形的麻石垒成。坚硬的麻石早已踩得失去了任何方向的棱角,沿着麻石小径走进了村庄下游的房屋最稠密处,走进了曲折狭窄的古巷,仍是麻石构成的世界,到处都在泛着潮乎乎的味道,暗绿的青苔在沉默已久的麻石墙基、淡黄墙砖和各处角落里滋长着得意的光芒,一间塌了屋顶的老宅内,射进数道阳光,照着地面上的瓦砾和朽木,以及两辆还没有来得及转移或是被主人遗忘了的自行车。人呢?沿街走来,只遇到了三五个上了年纪的老人,午饭后带着农具正往山里赶呢。

  美丽中的忧伤,就在一刹那让我们怵然触碰。石镇源在自然经济年代,靠着竹林、梯田和少量的茶叶谋生,而可以产生竹林、梯田和茶地的场所,都被大自然安排在村周远远的地方,村庄的日子过得安静却并不惬意,产生于自然经济时代的旧屋规模较小,而稍有模样的民居,应该是近些年来依靠山外的财富精心建造的。欢快的水流和沉稳的石头,只不过是最初吸引迁居者目光的造物,只不过是告别村庄的远行人午夜梦回的乡愁。我没有来得及探寻石镇源村庄是否有过动人的歌谣,有过多少美丽的传说,村庄的环境,决定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,而数百年来的人类活动,又重塑了村庄的灵魂和体貌。山水村落建筑之间,仿佛有着一种属于宗教意义的自语,那些用肉眼看不见的事物,让人有了一种欲罢不能的心灵谛听。

  道上相逢一位老人,他告诉我们,石镇源是从古镇清华迁来,不知何年,但记得现在已经有30 代了。全村姓胡,从前,每年正月村里还要到清华去续宗谱呢。至于什么原因迁入,什么年代安居,村里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人物,那掉落了几颗牙齿的嘴里并没有发出声音来,他哼哼几下便向山里慢慢走去。

  站在村口再次回首,河水终日在唱着出山的歌曲,村庄却在现代文明的照示中渐渐老去,日出而作。

 

咨询手机:13767339526 订房咨询:13320135600 咨询 Q Q:228849649 邮箱:wydf1973@163.com
版权所有 © 2011-2012 婺源游 www.wuyuanyou.com 备案号:赣ICP备12004400号-1技术支持:三人行网络